圖片來自韓社(似乎是17集的劇情)

宋恩祖,根本不在乎任何人任何事

她巴不得大家都討厭她

這樣她才可以反擊

她的刺才有用

甚至是祈勳

 

第四集,我最愛的一個畫面是

恩祖趴在酒甕聽發酵的聲音

祈勳默默在後面幫她處理傷口

因為接著祈勳又喊著『恩祖啊』

恩祖微微一笑,終於回了『恩』

 

只是接下來我又大笑

為什麼要搞小泡泡?還有大泡泡?

 

『昨天江邊的那女人是誰?』

我真的很佩服宋恩祖說出這句話

一大早把祈勳找來問話

不管他關心她的小腿

直接要祈勳『聽清楚,回答我!』

祈勳一笑後

挑眉問『幹嘛?有什麼好笑的?』

我說恩祖啊......你的直接連在螢幕前的我都笑了

 

↑  靠!!為啥我也跟著喊恩祖啊

 

在這樣的家庭生活久了

必然會卸下很多心防

這是第一次,恩祖想告訴她的『家人』

她數學競賽得第一,也將參加全國賽

只是,當她不再拖著沈重的步伐一路跳回家

眼前卻是孝善在表演舞蹈給大家欣賞

這真的沒什麼,但是對一個好不容易願意敞開心門的恩祖來說

背對著她的爸爸媽媽跟祈勳

她又再一次選擇關上門

『無所謂,我只想被一個人稱讚』

這樣短短地一句話,讓我第一次有要掉眼淚的衝動

看了祈勳一眼比了比『那裡』,誰知道那裡是哪裡啊?

我還是要佩服祈勳,恩祖在哪裡你真的都找得到她耶....

 

『每當用的時候,要想我喔』

祈勳知道自己即將離開

他不能給恩祖什麼約定(恩祖也未成年你這oppa還是不要觸法好了)

只能給她一枝陪了他很久的筆

很珍愛的筆

(結果那髮髻真的繼續丟在江邊)

而這枝筆

也將這對無血緣的姊妹劃上一道裂痕

 

『恩祖啊』(我這幾天做夢一定會夢到這句,簡直就是鬼打牆的一直喊)

這是祈勳第一次敲進恩祖心房的聲音

這是恩祖第一次用那枝筆寫下的文字

如果我當時在追劇,看到這幕我會真心希望恩祖祈勳可以在一起

不過如果我當時在追劇,接下來一定會髒話不斷買汽油要燒掉編劇他家.......

 

因為祈勳離開,一聲不響。

第一次,恩祖主動去問了孝善發生什麼事

祈勳留下了一封信給恩祖,用西班牙文

應該是知道,幼稚的孝善會偷看....(果然偷看了)

 

『能不能來留住我』

『恩祖啊,來留住我吧』

這裡重點來了,一樣是摸著心臟演心痛

人家小文就是有辦法讓我跟著心痛

 

然後那根像吸管的塑膠髮髻出現了.....

接著就,八年後,

短髮恩祖上場

(暈.............還是像個小女孩)

 

這是我答應情小妹妹看到的第四集

接下來......會繼續跳著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ines 的頭像
imines

La Casa de Ines

imin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